Signor R

想要三明爷爷的抱抱

我思念你

难道7-2 敌军长这样?
读书少别骗我

给源氏兄弟疯狂打CALL。
嗷嗷嗷嗷啊嗷

哆啦2懵(๑• . •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拼命给源氏打call!!!

一次玄学引发的发疯

偶然求问于最近沉迷玄学的祖宗
若对某地方有执念 会不会和前世有关联
祖宗卜一卦
说我曾是某焕的学生。个子不高,善言辞,是个早亡的年轻武士,救过某焕 。因为杀人太多而死后下了地狱, 十分讨厌以前的自己。
前世…… 也是某焕的脑残粉。
虽然只能一笑 但是 想起来 在最难过的时候 的确是某焕陪我度过的。
在兴城的每时每刻 的确都有一种, 谜一样强烈的共鸣感。
第一次见到石坊的时候就是这样。
就好像身体里的什么东西苏醒过来了。
经常产生
是他就一定会这样做的想法。
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就是这样确信的 。


若我曾经是你的学生
你又曾教给我什么呢
若我曾经帮助过你
你又是如何答谢我呢
若我曾身为武士 血战沙场
你是否也曾同我并肩御敌
予我你期待的目光
鼓励的话语
以及与你一样闪光理想呢

在苦闷的时候 在难过的时候
在深渊里的时候
你存世的只言片语是我入梦的营养
你把你的经历再次教给我 让我从你的血里 你的悲剧里看到什么呢?
他们说你不幸,你也这样认为吗?
曾经产生了已经遗忘痛感的错觉
可时至今日我依然在深渊之底
你也…… 一直在吗?
我记得你沉默的墓碑,被隔绝的失落。
我带给你思念之地的砂石。
你收到了吗?
你还记得那个爱说笑,爱吵闹的年轻武士吗?
我思念你的时候
你有偶尔 想起我吗?

哎呀卧槽! 弟弟丸
安定小天使我爱死你了
本周近侍都是你的

非洲人其实应该感谢战扩
让我终于捞到虎弟
酒鬼和珠子就无所谓了
脸黑无所畏惧

【沈炼X崇祯帝】再无绣春(中)

这个我要推荐一下。
对对对 我一定要推荐一下
感觉寂寞的夜晚被瞬间点亮了

尤菲姐姐:

《绣春刀2:修罗战场》同人


沈炼×崇祯帝


 


OOC/半架空/大量野史笔记情节


前文链接:(上)





世事难料。


半月前,沈炼尚是锦衣卫中的青年才俊,即将升任副千户。眼前之人是低调无人识的信王。


这半月间,沈炼死里逃生,回到北司,降为总旗。


而信王夙愿得偿,继皇帝位。


天下之主轻轻唤道:“沈炼。”


沈炼前额触地,只觉微凉,“臣在。”


“你忠于谁?”


少年天子的话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沈炼一惊,立即找出了最无懈可击的答圌案,“锦衣卫忠君不二。”


皇帝笑了。


深沉静宁的夜,他的轻笑颇为可怖。


“沈总旗的意思是,你上个月还忠于朕的皇兄,但如今,忠于朕。”


沈炼复磕了一个头,沉默以对。先前对着这人,他放过狠话,做过不敬之举。而今日,君臣伦常的利剑悬在他头顶,时刻能要他的命。


刚刚登基的皇帝竟留他一命。


他着实看不透他的想法。也就无话可说。


须臾沈炼感知到皇帝温热的手抚上他的肩背,吐息近在咫尺。他身上一丝清香像掀开了他的颅骨,直抵灵魂。


“朕饶了你,给了你想要的一条生路。你用什么来报答朕?”


沈炼缓缓抬头。二人四目相对,眸子俱是清澈如水的潋滟。


那一霎,他发现朱由检的颧骨微挺,两颊又瘦,面容孤寡,数不清的落寞躲在眼底。


皇帝虽幼,却有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魔力。


或许这边是北斋丁白缨等人誓死保护他的原因。


既然自己的命是他施舍的,那他想要便要罢。


沈炼垂首,藏起闪烁的眼神,声音发闷,“臣当肝脑涂地,死生相随。”





皇帝环住沈炼胳膊,搀他起来,“很好。眼下朕势单力薄,有事要你来做。”


朱由检边说边在椅上坐定。沈炼站在一旁,点亮了桌上的灯。


烛火随风明灭,灯影时而变幻,映得皇帝的侧影也有些阴晴不定。


皇帝未穿云锦龙衣,也没束冠。时值仲秋,他只披了件青白绸的交领袍子,下摆绣着金线波纹。腰间扎着金带,瘦得盈盈一握。


跳跃的火光和皇帝简单的装束让沈炼恍惚。


好像他还是火边的信王,拿刀对着自己。


皇帝的想法并不难猜,魏忠贤这个眼中钉早晚要除。奈何其党羽太多,耳目遍布天下。


他要他做锦衣卫中的一颗暗子,监圌视锦衣卫众人,直至揪出京中所有的阉党。


沈炼直直跪下,叩首领命,伸手接了朱由检递给他的玉质腰牌。


仍是那枚信王府的令牌。


他懂皇帝的意思,从今日起,沈炼将会是天子亲信,潜邸旧人。


朱由检十分欣慰。他起身,径直走向紧闭的房门。


那股幽香似乎变得极为浓郁,沈炼不由得皱眉。


皇帝的手搭上圌门扉,他停步,吩咐道:“沈炼,吹灯。朕的行踪可不能叫人知晓。”


沈炼从命。


眨眼间,灯灭了,屋里恢复到一片漆黑的本色。


与其同时,一阵利器破空之声划乱京圌城的夜。


朱由检正欲开门,立即收了手,肩头猛地一颤,如惊弓之鸟。


沈炼快步上前,抓圌住朱由检,连拉带拽,将他拖回椅子上。“圣上且待片刻,容臣察看外边的形势。”


只穿中衣的沈炼不顾秋风萧瑟,拉开门打量自己的小院。


墙上探头探脑的人应当是皇帝的亲兵。刚才的声音像他们用的号箭。细细听之,不远处的确有奔马之声。


沈炼关门回话,“回上,外面无事。方才声响应为锦衣卫追捕人犯。”


皇帝回应他的,却是急促的喘息。


“沈总旗,不解释一下吗?你这怎么会有催圌情药?”





沈炼惊诧不已,“臣不敢。”


朱由检气极反笑,捂着胸口,骂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沈炼,原来你也是逆贼。”


沈炼眉间紧皱,额上青筋直跳,血脉沸腾。他强忍周圌身异样,步步靠近少年皇帝。


“臣绝没有。”


说话间他已到他身边,“您没闻到吗?是您身上的香。”


炽圌热的呼吸相互纠缠,沈炼低头盯住朱由检。


朱由检绝望的笑容格外冶色,他咬牙切齿,“魏、忠、贤……”


一霎时,沈炼觉得自己疯了。


或许是皇帝陛下圌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干扰了他的判断,搅碎了他的理智。或许是……皇帝本人有什么蛊惑人心的不二法圌门。


他的四肢仿佛不受他的控圌制,几下扯开皇帝的衣衫。


皇帝奋力挣扎,“沈炼!沈炼你疯了吗!放开朕!”


不过素弱的他又怎么可能赢得过孔武有力的锦衣卫。一番缠斗,两人滚到微寒的地上。


沈炼钳制住朱由检,低头凑近少年天子俊秀却惊惶的脸,“对,我疯了。”


皇帝骤然松了力气,摆出任君发落的情态,“沈炼,不怕凌、迟吗……”


沈炼的理智有些恢复,旋即又淹没在狂躁的欲圌望中。


他抚圌摸朱由检光圌裸的双圌腿,轻声安慰道:“别怕。”


他们的性圌器彼此磨蹭,药物的作用下,很快泄圌了身。


皇帝始终无话,咬住下唇的隐忍模样令沈炼几乎发狂。躁动的情愫恣圌意奔流,沈炼觉得他的血特别烫,烫得他浑身都疼。借着他们发圌泄圌出的浊液,沈炼终将朱由检的隐秘之地,一寸一寸,全部侵占。


“别哭。”彻底洞穿的那一刻,他舔圌去他眼角的泪,“明日陛下尽可以将我凌迟。但此刻,别哭。”


逾越君臣伦常的媾和持续了整整一夜。


天微亮时,筋疲力歇的朱由检摁住翻身欲起的沈炼。


他嗓音沙哑,情圌欲已褪去,“自绝?想死?”


沈炼目不转睛,直视朱由检。


朱由检却偏过头去。


“不许死。”他苦笑一声,“一个皇帝都到了出卖皮相的份上……你还想让朕留不住你吗?”


沈炼默默穿衣,又替朱由检收拾齐整,穿戴妥帖。


他低头为朱由检束腰,少年皇帝终于忍不住,掐住他的手,说:“你不许忘。也不许记得。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沈炼不动声色。


“有朝一日,朕要手刃魏忠贤。”


踏着晨光熹微,皇帝信步走出沈炼庭院,坐上厚厚绸帘的软轿,丝毫看不出昨夜折腾过的痕迹。


而沈炼,努力想达到皇帝的要求,却怎么都忘不掉皇帝陷入情圌欲的样子。


(未完待续)



欢迎回来
今剑!

假面(1)

有感于捡石头的情节, 加上之前开的脑洞,成此文,供一笑。
CP ?
并没有
——————————————————

稹岛春暮, 樱花怒放的季节已经接近尾声,咸湿冰冷的海风从西边吹来, 使短笛的节拍都滞涩了。
春天的天空是弥漫着水气的蓝,薄薄的仿佛伸手就可以戳破。
我一边在颜料版上调着颜色,一边与天空对比,无论混合多少蓝,都不如实际看起来那样轻薄, 我一下午一下午的坐在海边,愁眉不展的盯着那渐渐暗下去的天空,整颗心也沉入了海底。
神在创造天空的时候,究竟是用了多薄的绢帛,才能画出如此清淡的蓝色。
我把完成品给父亲看,父亲笑我痴,不去画花鸟山水,偏偏要画最简单也最困难的天空。
他这样说着的时候,眼角的皱纹舒展开来,并不像在下属面前那样严峻。阳光和海风在他脸上留下了健康的红润,同样的方法却没能在我身上奏效, 就算乘船出海,或者在沙滩上疯跑,让头发和衣服都染上咸腥的风,我的脸色却依然苍白。 太阳喜欢和我捉迷藏,它的光从我的皮肤上绕开去。却溜进了我的眼睛里。
我曾学父亲,在额头上缠上水手头巾,穿结实的帆布褂子, 把胁差横插着腰上。我这副打扮在东岸的礁石上跳跃,老渔民有时会把我误认为是年轻水手,让我帮他打渔网结。
我曾和渔民的女儿一起唱歌,曾经和年轻的武士掰过手腕,曾经用锋利的匕首杀死过一条觊觎鸟蛋的蛇。
然而这些很快就要一去不复返了。
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就会被送回杭州,等待我很久的母亲身边。 我将像漂亮的糖果一样被包装起来,装在精美的盒子里,送给一个文官的儿子或者贵族公子,那些手摇着折扇的纤细的青年,他们羸弱的身躯甚至不能承受骑马。我将在陌生的丈夫的陪伴下,在陌生的家族里度过下半生。

无论我如何做, 都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

可我未曾缠足, 未曾含着金汤勺学会大家闺秀的微笑 , 未曾被母亲打扮起来,与门当户对的男孩子隔着屏风交谈,不明白同龄人对于丝绸和首饰的执着,社交的规矩我全不懂。我无所顾忌的在日光下奔跑,乘船出海, 逆风而行。
长时间的发呆让颜料结了块, 我自暴自弃的将它丢在一旁,索性单纯的盯着天空发呆。
—— 什么时候才能像海鸟一样,飞向广阔的天空呢?
涨潮了, 潮水触及了我的画架,我急忙把它搬离了危险的地方。
岩石缝里的寄居蟹感受到了潮汐的回归, 从它们笨重的壳里探出钳子来。
—— 即使拥有最漂亮的壳,终是客居。
西风卷来了烟火气,催动空乏的胃。
已经是晚饭时间了么?
收起画架的时候想着“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哪天就会结束了吧。”
忽然, 听到了一声叹息。
声音很轻,却异常清晰, 就像是明月夜檐角的露水滴进池塘里。
难道是海神听见了我心底的欲望,也在同情我么?
不过令我失望的是,声音的主人是一个伫立在沙滩上的青灰色的剪影。
那个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站在那里了, 和我一样, 一言不发的盯着天空与海面交汇的地方。他像礁石一样一动不动, 甚至没发现自己的鞋底已经浸泡在海水里。
看背影是个瘦削的青年武士。
“ 喂! 你的鞋湿了。”
话一出口便后悔了, 那个人腰带上插了一把折扇。
———我还不知道暮春傍晚的海滩会长出文官来。
———这种讨厌的东西什么时候也到这里来了?
一定被认为是没有教养的小孩了吧,我背起画架狼狈的逃走了。

给今剑的信:
谢谢你记得给我信

以往对你很冷漠,没有记恨我真是太好了。
今剑是个聪明的孩子呀。 一直都是 。
我其实很羡慕你能见到故人, 那样的惊喜我也很期待。
请一定注意安全,你鬼畜的啊路基在本丸等你


文焕